Tag Archives: 金融風暴

金融風暴之我見(四)不是市場失敗,而是政府失敗!

一.市場不會失敗

我們常常在財經報章雜誌,看到一些自詡為財經專家的人說出「市場失靈」、「市場失敗」之類的蠢話。
通常在看一篇文章時,我會快速瀏覽找些關鍵字。例如上述兩個,一旦出現,而且又是整篇論點的結論或邏輯要點之一,那基本上這篇文章要找出正確經濟邏輯的可能性就趨近於零了。

許多提出「市場失靈」論點的人,往往根本沒搞懂「市場」本身,就妄下結論。

這種人有三種,一種是根本搞不清楚重點,將市場正常的調節當做市場失靈。

例如現在全球景氣蕭條,各國股市資產價格無不下殺調整。
這道理我們在「利息理論」已經談過,也在我其他文章裡討論過。根據Fisher的利息理論,財富永遠等於未來連續的所有收入的折現值總合。

如果你對於某樣物品的未來收入評估大幅降低,自然你心目中該物品的價值也會大幅降低。

這就是為什麼股市對前景感到樂觀悲觀時,均會立即反應在股價之上。股票永遠是反應未來;已經發生過的事件沒有意義,已經成交過的價格更沒有意義,逝者如斯。

現在多數人對於未來的收入,可說是惶惶不知所終,怎麼可能還能有高股價?
資產市價的大幅貶值是很正常的市場現象。可是蘋果日報上卻有個呆頭經濟學博士候選人,將市場正常的價格波動,當做是「市場失敗」來看待:

在資產嚴重虧損、信用緊縮甚至冰凍、資產拋售的去槓桿化的共振作用下,價格信任的機制已喪失,信心掉入冰河期,「看不見的手」市場已然失靈,並反過來增加了價格下跌的壓力,出現了惡性循環。

誤將市場正常的價格波動當做是「市場失靈」,照那位仁兄的邏輯,股價難道只能上漲,不准下跌,才叫「市場有效」?
這種只漲不跌的世界才叫恐怖吧?那是一個年長者永遠掌握多數資源,欺凌年輕人使其永無出頭之日的世界(如日本過去的年功序列制)、那是一個貧者永無翻身之日的世界、那是一個好吃懶做不再進步的世界…..

Continue reading 金融風暴之我見(四)不是市場失敗,而是政府失敗!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

前述我們了解消費即投資行為會受到「人對未來收入之看法」以及「折現利率」兩個因子影響。

因此當景氣不好,大家為什麼縮衣節食?就是因為消費者預期未來收入降低,或者預期利息將高漲。例如沒資產的人比有資產的人更難借錢,前者要負擔的實質利率遠高於後者,因此前者的消費行為會更保守。

這裡我要點出一個重點,就是我們談利率時,所談是「實質利率(intrinsic interest ratio)」,並非銀行掛出來的「名目利率」。

因此有資產可以抵押之人,他要借錢所負擔之實質利率會低於無資產之人;例如台塑集團要跟銀行貸款,和一般上班族,其能貸款到的額度、利息,都是天差地遠。前者的議價能力能遠高於後者,一點都不難想像。

同樣地,有能力去關說的政客,往往也能享受到低於我們這些老百姓的實質利率。

相信聰明的讀者馬上又警覺到,既然實質利率跟名目利率會因人而異,那判斷上會不會出問題?

沒錯!的確會出問題,而且不僅於此!

一個現任立委以為自己鐵定連任,對銀行的議價能力可以持續,同時也對未來收入有了錯誤的預期,因此舉債選舉。結果事與願違,連任失敗,也失去了他原本預期的政治資源跟議價能力,過著被債主追著跑的日子。

更進一步,有學過金融學裡企業鑑價(Business valuation)的人,應該會學到一個「加權平均資金成本(WACC)」,其實就是想要算出個別企業的恰當機會利息成本,企業鑑價上會採此利率作為折現率,也可以說是一種實質利率。

然而一般人對於實質利率並不容易算,多數企業主、市場組成份子,並不懂金融學方法;更重要的是,這套方法算出來的數字也不見得正確。
最方便、省錢的方式就是找一個「市價」來做為參考依據。這跟第一篇我們談到「真實價值(intrinsic value)」問題一樣。名目利率跟實質利率之間可能有差距,但礙於訊息費用過高,我們難以克服。

顯然央行或銀行公告的「利率牌價」就是一個普遍受到信任的參考標的。

但這裡我們就碰上一個大麻煩 — 控制利率的中央銀行。

Continue reading 金融風暴之我見(三)實質利率為何?預期心理又怎樣?

金融風暴之我見(二)利息如何影響你我?

上一回我們談到Fisher的利息理論,其中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財富乃未來收入之折現總和。
而Fisher的觀念裡,將所有未來可能之收入均稱為「利息」。

聰明的讀者應該很快就發現,要推斷財富之價值,我們有兩個需要知道的東西:未來之收入與折現之利率!

如果我們不知道未來收入為何,甚至根本不知道未來有沒有收入,那我們根本無從算出某樣資產的現值為何。

許多股票本益比高得離奇,只是因為市場上多數人幻想這家公司未來會有驚人的收入,因此現在才繼續有蠢蛋願意以高價購買該公司股票。這也是俗稱「本夢比」的由來。經濟學家凱因斯就曾說,股票市場裡就是想辦法把股票以更高的價格賣給更笨的人,直到最後一批笨蛋也下海,那行情就結束了。

Continue reading 金融風暴之我見(二)利息如何影響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