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經濟學

不枉此生

一代傳奇商業鉅子 — John D. Rockefeller 於86歲時寫下(其享年98歲):

I was early taught to work as well as play,
My life has been one long, happy holiday;
Full of work and full of play,
I dropped the worry on the way,
And God was good to me everyday.

許多人(包括現在的法學界)誤以為Rockefeller以卑鄙的手法打擊對手,壟斷石油市場提高售價,但史料證實Rockefeller往往以高於市價的方式買下競爭對手,並且讓競爭對手的老闆與員工擔任標準石油的高階人員,甚至有位競爭對手當到副總裁的職務。

同時,Rockefeller建立標準石油,壟斷美國90%以上的石油市場時,主動壓低價格與其他對手競爭,史料顯示,當時石油價格在其手上跌了將近8成。這證據顯經濟學的論證是正確的:高市占率不代表壟斷力(也就是無覓價能力),同時競爭最好最強的手段,永遠是價廉物美,一如Rockfeller曾寫信給合夥人說道:「Let the good work go on. We must ever remember we are refining oil for the poor man and he must have it cheap and good.

斯人已逝,以他所寫的這首詩來看,其一生過得既精采又值得,如狗一般的所謂的法學專家們於他又有何意義?

Apple iPhone 3GS的三支新廣告

Apple針對iPhone推出的新廣告

如果我們搭配先前的三支,不難發現Apple一直在強調他們已經形成的「軟體市集」。

為何他們要強調這點並不難想像,因為當年微軟能從一家小小的軟體公司達到稱霸桌面系統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微軟的系統在開發端夠開放、夠自由,進而形成軟體市集;在微軟作業平台上你能找到的夠水準的解決方案遠比當年其他競爭的系統平台多得多!

經濟學上,稱這個現象為「網路效應(network effectiveness)」:亦即這種系統平台越多人加入,每個人加入並使用的邊際成本與平均成本都越低。
反之,就可能同時使需求增強、需求量增大:前者是因為效益增加,後者則是因為成本降低。

經濟學家愛舉的例子通常是–電話。 一台電話有啥屁用?兩台電話或許有點用;100台電話就挺有看頭;現在世界上有上百億以上的電話吧?自然效果就十分驚人!甚至可以創造出許多依賴電話維生的產業!

簡單概念介紹一下就好,還是來看看影片吧:

兩個大蕭條

The Great Depression,大蕭條,從1929年起,直至1939年結束。

傳統的歷史教科書,包含美國跟台灣的,多半寫道:1929年紐約股市大崩盤之後,甫上任的胡佛總統(Herbert C. Hoover)減稅、大幅刪減政府開支,試圖以此來力挽經濟之狂瀾,但事情卻越來越糟糕。

直到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上台,採行凱因斯主義,大力地增加政府開支、引進干預,透過「新政(New Deal)」,才終於拯救美國經濟。

相信以上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

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Continue reading 兩個大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