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投資

要達成633目標還不容易?問題是政府不應該以此為目標!

這兩天馬英九承認選舉時的支票「633目標」跳票。

「633目標」是指馬英九任內要完成:

  • 推動經濟年成長6%
  • 年國民所得3萬美元
  • 2012年失業率3%以下
  • 這目標要達成還不容易?

    只要一招半式,保證三大目標均達成:

    中華民國政府只要把全台灣目前沒有在職的人,一律強制拿起十字鎬,把全台灣的道路、高速公路、高鐵、台鐵鐵軌通通拆掉,然後重蓋。
    最好是順便把所有的公共設施,15年以上建築物也通通拆掉,強制重蓋。

    同時,這些人也由通通發給月薪5千美金。

    上述三大目標只消一年就完成。

    為何?因為一般用來計算經濟成長率的GDP、GNP數字是有許多盲點的。
    像這種把建築物拆掉重蓋,在GDP裡是會被重複計算:拆掉是一次工,重蓋又是一次工。都是一種產出。

    政府只要拼命拆,拼命重蓋,蓋完再拆再蓋,如此循環,要達成多少經濟成長率目標都不成問題。

    但結果卻是我昨天文章說過的:「生靈塗炭、民不聊生

    Continue reading 要達成633目標還不容易?問題是政府不應該以此為目標!

    錯誤的投資決策,怨得了誰?

    「各人造業,各人擔」這句台語俗話真是傳神。

    今天看到有人因為投資失利,在鴻海總部前自殺身亡的新聞

    一年多前,我即曾寫過一篇文章「投資風險多半存在於行為,而非標的」,當中舉例說明:

    一個身無分文的失業者,用信用卡、現金卡等信用借款方式,借來百萬元買進最安全的美國國債,請問風險如何?
    風險高到不行啊!
    誰都無法預測下個月利率會如何,更甭提之後債券價格會怎樣變化。
    這窮光蛋連主動收入都不一定能養活自己,何況要應付這可能的損失以及應付利息?
    公司財務忌諱以短支長,這在個人理財是一樣的道理!

    但反過來,今天身價百億的富翁,手頭現金就有幾十億(像是我們的Bill老大?),拿出個1億元買進全額交割股或瀕臨破產的公司股票、公司債,風險如何?
    其實風險並不高!
    因為即便1億全賠光了,於這富翁又有何影響?
    又特別是當這位富翁有堅強的被動收入當財務後盾時,甚至可以說這是低風險的投資行為。

    風險實現時,影響並非是投資標的,而是你個人或公司的財務上!

    我以為投資行為風險高低,一方面繫於你自身的風險承擔能力之外,另一方面則是你自身的知識與智慧。
    唯有自身功課做足了,才能降低投資風險!

    看到世界首富比爾老大投資生物科技業、看到巴菲特投資能源股,就傻傻跟進的人真是蠢到不行。

    他們的財務狀況與我們這種小老百姓豈能等而視之?
    既然不能,自然他們與一般人的風險承受能力不同,投資決策的優劣自然也就不同!

    英文說:「One person’s meat can be another’s poison.
    在投資這檔事上,也是一樣的。

    Continue reading 錯誤的投資決策,怨得了誰?

    樂透樂不樂?

    ●捐不捐,有差嗎?

    最近新聞很愛討論有個信仰虔誠的中獎人,大方捐出2億新台幣給所屬教會。
    同時也有新聞維持台灣媒體「常自封聖人後對他人隨便做道德批判」的壞習慣,或有或無地批判起少部分不願意捐錢的得獎主。

    但我在過去即寫過一篇文章「小氣鬼與慈善家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把財富分享給更多的人」。

    其實得獎主願不願意捐款,對於社會均有相當的貢獻。

    我們先從一個光譜極端談到另一端:

    得獎主全數捐出來給慈善團體,少數慈善團體將受惠,但也會發生NGO資源爭奪排擠的問題。
    即便他是捐給「聯合勸募」,也無法做到雨露均沾。

    得獎主如台灣多數得獎人一樣,將全部獎金存在銀行裡、購買定存單,透過金融體系將有利於各產業之金流。
    同時,因為存款本身有益於降低整體資金成本(也就是存借款利率),雖然這部份貢獻不大,但只要金融市場是自由的,那麼這樣的貢獻絕對是存在的。

    低廉的利率環境有利於產業發展之外,也有利於人力資本的投資。

    一個利率極高的社會,則妓女、歌女、舞女…..等(女字請自行替換成男字亦可)將不斷成長,願意去念尖端科技、醫學亦或文史哲法的學子將大為減少。因為人力資源的投資是個需要將現有資源節省起來,投入於不一定有回報的領域的行為。高利率的環境,平民百姓難以負擔這樣投資行為。

    反之,去從事純靠體力、肉體的職業,不但簡單又能快速回收。就資金成本角度切入,利息高低與人民職業選擇可是息息相關。

    Continue reading 樂透樂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