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憲法

楊蕙如被中國拒絕入境,台獨人士應該高興

海關制度,是一個最能展現一個國家主權的制度。

任何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都有允許或拒絕非該國人民進出該國的特權。

當然,現今我們看到的海關制度,並非想當然爾地自始就存在,而是晚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左右,才逐漸有今日之架構。

Peter F. Drucker(彼得‧杜拉克)在其回憶錄裡,即說到他所成長的歐洲,在1918年以前沒人擁有護照,大家也沒聽過簽證這玩意。要去哪一國都是通行無阻,自由來去(多美好的一個世界啊!)。

直到民族主義興起,新成立的民族國家開始設立海關、護照、簽證等制度來刁難他國人民。

但現實是,現今多數國家的國境出入都不再容易。各國也將國境的出入許可特權,納為國家主權的一部分。

我們中華民國大法官會議解釋第558號也做出如下解釋:

Continue reading 楊蕙如被中國拒絕入境,台獨人士應該高興

教育不可能是「公共財」,它就是「商品」!

「反高學費運動」是個奇怪的運動,我上去他們的網站看看,果然是一堆不念書的小孩,高舉沒有思考過的左派思維,大玩政治運動。

其中他們一項關於反高學費的主張,是:

反對教育商品化、實踐教育公共化!

光這點就證明這些人根本沒念書,沒想過也不懂自己在講什麼。

首先,什麼叫商品化?

不知道,專門研究人類經濟活動的經濟學對「商品」這玩意本身也沒有嚴謹的定義。

基本上可以交易的都可以算是商品。我們可以這樣說。

這也表示,需要付出代價去換取的東西,就是一種商品。因此桌子是商品、椅子是商品、「馬殺雞」服務是商品、尊貴頂級豪華郵輪之旅也可以是商品…… you get the idea

要換取這些東西,不一定要透過金錢。你可以透過人情壓力、到垃圾場撿拾、自己花時間DIY….無論哪種方式,你都犧牲了某些東西,去換取你想要的東西回來。犧牲的與換取的都可以是有形、無形之物。

更重要的是,概念重點在「換取(exchange)」這件事上,誰出錢誰享受是另外一回事。

講完商品,我們來看「公共化」。

這下經濟學對於「公共財(public goods)」就有定義了:

公共財的定義是相對於私用財(private goods)而來,最主要特色在於同用性(concurrent use)。

舉個簡單的例子大家就懂:

一顆豐碩多汁、鮮豔欲滴的水蜜桃,我吃了,你就只能乾瞪眼;你吃了,我就只能直跺腳。
這就是私有財

電視裡正在播放的「我在墾丁天氣晴」,我一個人看,爽。一堆人一起看,劇情並不會變成我只能看到1/10。
大家還是能享受到一樣的片子。
這就是公共財

事實上public goods這個名字取得不好,翻譯也翻得頗糟。
Continue reading 教育不可能是「公共財」,它就是「商品」!

NCC組織違憲,理由咧?釋字613號之我見

星期五剛出爐的大法官解釋:釋字第613
宣告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組織法第
4政黨比例推薦制違憲

老實說,這個解釋文是我見過最糟糕的解釋文之一
不得不為文痛批一下!

如果你想要看613號解釋全文,請點選這裡。(請務必要連解釋理由書都看)

這號解釋基本上邏輯很簡單(因為根本沒有什麼論述!):

.基於行政一體與責任政治原則,如果行政院長沒有人事權,那就是不合責任政治原則;本案行政院長僅有3名委員提名權,必須與立法院共享,所以大法官認定是實質剝奪行政院長人事任命權。

二.還有立法院干預到行政院人事任命權,就是違反權力分立原則

三.這點最屁,但不在解釋文中,而是在解釋理由書中因為採政黨比例制,將傷害人民對於通傳會的公正獨立性,等於間接侵害通訊自由

下面是我對這號解釋文的一些想法整理(尚很雜亂無體系,有時間我會進一步闡明):

Continue reading NCC組織違憲,理由咧?釋字613號之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