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鱈魚與英國脫歐

英國Financial Times報導:

FT Big Read: Britain and the EU — The catch for cod. 2017/05/12

After nearly disappearing a decade ago, cod has made a comeback in the North Sea thanks in part to Brussels’ policy. But Brexit could unleash a free-for-all between Scottish and other European fishermen.

1. EU與英國經營10年保育活動,終於讓一度瀕臨絕種的北海鱈魚(North Sea cod)數量重新增加。可是英國正在談脫歐,這讓北海鱈魚捕捉成為一個議題。

2. 英國認為主要是靠他們保育有功,所以現在增加的北海鱈魚,他們理當享受更多的漁獲權;Iceland與Faroe則認為魚量增加是因為全球暖化造成,而該二地居民身為全球暖化受害者,才應該享受更多漁獲權。

3. 北海鱈魚在蘇格蘭地區從西元9世紀就有補抓食用的紀錄,是一種極為鮮美且廣受歡迎的魚種,又被稱為”beef of the sea”

4. 1960年代,北海鱈魚數量曾經跳躍式暴增,至今無人知曉原因。1970年代年產量高達25萬頓,產值約4.5億英鎊;至2007年僅剩3.5萬頓,產值3500萬英鎊。

5. 上世紀末數量逐漸遞減至被視為瀕臨絕種,從而大規模禁止補抓。

6. 英國漁民認為,脫歐後EU漁民可以到蘇格蘭海域抓北海鱈魚,只要雙方能談出一個可接受的價碼。

7. 不過,非英國漁民真要在脫歐之後繼續到蘇格蘭與北海海域抓補北海鱈魚,英國政府看來也很難大動作護漁。這非常可能引發競租行為,從而造成租值消散至零 — 意即人人瘋狂補抓,直至北海鱈魚真的絕種為止。

我的看法:

FT認為人人瘋狂競爭補抓北海鱈魚,會讓鱈魚絕種之見,顯然是多慮。因為這等於是說人人租值邊際上相等,而競爭者無限多從而才能讓整個漁場的租值真的消散至零。

但事實上每個捕魚團隊的功力不同,面對的成本曲線也不同,因此均衡點會是有一定數量團隊捕撈北海鱈魚,而漁獲量的減少(相對應市價的提升)會讓各個團隊的邊際成本等於邊際產值。新加入者如果沒有足夠優勢,反倒是會被淘汰。

我們要擔心的反而是所謂的環保團體起來,假意要保護北海鱈魚,其實是試圖透過法律與政治參與租值分配,使得原本可以達均衡的整體租值倒真正減少了。講更白話,就是部分鱈魚利益進了環保人士的口袋。(觀點引自張五常經濟解釋一書)

美國奇怪的醫藥中間人制度

Financial Times報導:Drugs pricing dispute puts focus on middlemen — 2017/05/08

Anthem row with Express Scripts shines spotlight on US pharmacy benefit managers’ role in rising cost of medicines.

1. PBM = pharmacy benefit manager
PBM是一種中間人,代理保險公司幫眾多保險公司整合成一個「議價團體」,然後向製藥公司商議藥品價格,並向保險公司收取手續費。


如果藥品公司希望他們的產品可以名列”formularies” 名單上,通常要給予相當的回扣。
拒絕給付的藥品公司往往發現它們的產品被PBM從名單上除名,從而多數醫生也跟著不開立該藥品。



2. 世界上任何一家想要進入美國這個最大、獲利性最高的市場的藥品公司,均必須跟PBM商議藥價。

3. 目前保險公司Anthem 與一家PBM — Express Scripts正在發生糾紛。
Anthem每一張處方均須支付Express Scripts $10美元。而Anthem宣稱其他保險公司只被收取$4。
Express Scripts則回應,2009年簽訂10年契約時,Anthem自己主張要適用浮動價格,好避免支付$47億美元的簽約金。沒想到這8年來藥價高漲,造成Anthem支付的費用高於其他保險公司,簡單說,Anthem賭了卻不服輸。

4. 2016年光Anthem一家保險公司就貢獻了Express Scripts 1/3稅前淨利:$22億美元。

5. 藥品公司說美國藥價高漲光是怪罪他們是不公平的,這些PBM才是罪魁禍首 — PBM兩面收錢(跟保險公司收取手續費,跟藥品公司收回扣),但本身卻對醫藥開發毫無貢獻可言,有些人甚至認為這些PBM根本是醫藥界的黑手黨。

我的看法:

很明顯美國醫藥界存在一個很奇怪的誘因制度:最被醫生優先選擇的藥品,並非是效果最好或最適合病人的,而是最願意支付高額回扣的藥商。

而從經濟分析角度看,如果沒有法律強制規定保護,很難想像為什麼這樣的制度可以持續存在 — 因為保險公司、藥品公司均有很高的誘因跳過這個中間人直接商議。不過這一塊實際運作方式我並不是很瞭解,麻煩行業人士提供更多資訊。

Does the Public Need Protection From Rogue Auctioneers? –WSJ

華爾街日報新聞「Does the Public Need Protection From Rogue Auctioneers?

1. Too often industries have been left to regulate themselves, which in practice means entrenched players write rules to keep out new competitors.

2. The occupational licensing boards were largely immune from federal antitrust laws.

3. North Carolina State Board of Dental Examiners v FTC


北卡羅萊納州的牙醫檢驗公會成員抱怨許多不具備牙醫身分的人也提供牙齒美白服務,大大拉低牙醫的收入,因此公會開始針對這些人寄出警告信,FTC認為違反反托拉斯法而禁止公會繼續這樣。
案子打到美國最高法院,而聯邦最高法院認定該公會依然要受到反托拉斯法的管制,因為公會成員根本就是牙醫市場的參與者,而非政府機關。市場參與者自然不可以用這種方式禁止潛在競爭者進入市場。


更進一步,立法者不可單純搞個公會證照制度,然後要求行業自律之後,就放任公會說自己的行為都是「依法行政」。

4. 密西西比州終於清楚看出問題所在:這些反競爭法規美其名保護消費者,其實是傷害經濟、降低就業成長還提高物價。

5. 1950年代,每20個工人只有一個需要證照才能工作,但現在每四人就有一人需要。

6. Institute of Justice 2012的研究發現,中低收入行業的人竟然平均每個證照要付出$209美元、9個月訓練期與一次考試的代價。理髮、園丁甚至二手拍賣官都要考證,這種證照究竟是保護消費者,還是保護少數既得利益者?

7. 有經濟學家推估證照制度讓美國減少285萬個工作機會,同時每年讓消費者多付出$2千億美元。

8. 2015年白宮報告指出:多數研究均無法證明證照制度真的能改善服務品質亦或是增加公眾健康安全。

9. 事實上,多數證照制度並非保障消費者,而只是為了保障坐在公會辦公室吹冷氣的政客。

我的評論:
經濟學上,真正對整體社會有害的壟斷,是透過法律政府暴力排除潛在進入者的壟斷方式。但偏偏多數的公會、證照制度乃至於工會組織,都是採取這種排除異己的有害社會地壟斷方式,而卻又多免疫於反托拉斯法的限制。

反托拉斯法諷刺又悲劇地,專門對付經濟學上認定對社會有益的壟斷行為。這是這整部法律最可笑之處。

很高興美國最高法院終於懂得正確的經濟學邏輯,看出證照制度的荒謬與浪費之處。

回頭看台灣,這個愚蠢政府還在推行各種證照,甚至連客語都有證照,究竟是保障誰的利益?不言可喻。

With enough "philosophy," you can justify anything, including price controls or governmental supports.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