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教授,這叫消費者盈餘榨取

台大法律系李茂生教授是刑法知名學者,我當年在政大念法律系也讀過李茂生的上課共筆。

不過這位教授經濟學卻是嚴重失格,屢屢說出違反經濟學基礎的言論,令人不得不替台灣法學教育擔憂。因為如果不知真實世界的資源安排方式,如何能真懂法律 — 是的,法律不過是資源安排中的一種手段,而且是個常常因為無知造成資源浪費的強制手段。

先前有關李教授的「有錢裝潢沒錢付薪水」的錯誤經濟學觀念,我已經在元毓說FB粉絲團上面批評過(請參考文末附註)。

而近日日本一蘭拉麵來台設立分店,排隊者眾,店家因此推出「如購買禮盒滿$6000台幣可優先入座」的安排。如此美意竟一樣被李教授批評:
螢幕快照 2017-06-11 上午10.14.45

這裡我必須報告李教授 — 一蘭拉麵的優先入座安排在法律經濟分析叫做「消費者盈餘榨取」與「購買時間」二者混合。

知道經濟學基礎者都知道「邊際用值遞減定律」,也就是第一口水到你喝夠的最後一口水,用值是越來越低的,因此你願意付出的代價也是越來越少,甚至會轉為負值 — 付費拜託人家不要再灌你水。

但是因為交易費用的因素影響,店家很難針對你的每一口水做差別定價,因此產生了消費者盈餘(consumer surplus)空間,而賣方為了區別願意付出更高代價的買家,在真實世界有許多種安排。

最常見就是會員或入場費模式 — 你先付一筆入場費,裡頭的商品很可能比外面便宜。知名COSTCO上千元年費就是如此安排。從而區分出「很想要買COSTCO店內商品」與「沒那麼想要買」兩種客人。

當然這不是完美安排,因為有的客人即便雙倍會費也願意付費入場;有的客人不願意付出會員費卻想要貪裡頭便宜商品,則代買服務就會出現。這些都是COSTCO在現實侷限條件下賺不到的。

還有一種是all-or-nothing安排 — 東西全部加起來多少錢,不分開賣。消費者只能選擇要就全買,不要拉倒。

這種安排很容易被愚蠢的法學者、經濟學者誤認為是搭售行為(tie-in)而動輒以公平交易法處罰,但此惡法的起源完全是學者對真實世界的無知造成。
Continue reading 象牙塔教授,這叫消費者盈餘榨取

別蠢了,工作簽證限制無法保護弱勢勞工

最近台灣對於低階白領是否要開放吵得沸沸揚揚。

而有些人拿著美國工作簽證的經驗,認為應該要對低階白領的設立門檻限制,以保障弱勢勞工的工作權益。

此論點是典型的「經濟學邏輯失格」的蠢話,我簡單解釋如下:

1. 生產要素同價發威是不需要開放市場的

2007年我曾經寫過一篇「開放大陸勞工來台會降低台灣人薪資水平?」其中我寫道:

如果拿來比較的產品越相近,相對地該產品背後所需的生產要素也會越相近(原料、勞力、土地、機器與技術),則上述雙邊生產要素價格比例拉近的力量也就越強勁!
就算因為真實世界存在諸多因素使得兩邊價格無法相等,其修正的趨勢還是變不了也擋不住的!

講完這堆抽象的東西,我們現在用它們來解釋真實世界:

在兩岸同質性高的產品範疇內,只要這些產品兩岸均自由可以出口,那麼台灣和中國的生產要素價格就會有著上述理論的修正力量作用著。特別是中國與台灣許多產品不約而同都以出口到美國、歐洲為主時,則生產優勢比較的情況將會更嚴重。

為了方便思考,我們先把地區侷限到貿易關係只有美國、台灣、中國三方。很明顯地,中國低廉的土地、勞力價格會隨著出口產值越來越大而拉高;反過來台灣、美國的勞力、土地資本假如用在和中國重疊的生產項目上,則價格會向下修正!
當然,不可避免地,美國這個進口國的勞力價格和土地價格也會受到影響。

這邊各位也就可以感覺到,為何波特的競爭論理中「差異化策略」有其價值所在,因為差異化可促使生產項目重疊性變小,則上述生產要素價格拉近的影響力就越小,固就能避免掉新興低廉勞工成本國家的「微利化影響」。

大陸1979年改革開放之後,廉價產品源源進入美國市場,我們從上述理論能想見美國基層勞工的基本薪資自然會遭受打壓。

大陸有開放勞工到美國嗎?沒有!但只要雙邊開放商品貿易,效果跟開放勞工其實還是一樣的!

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台灣既然作為島國經濟,自然受全球貿易影響最深。但偏偏台灣政府是一個不正常的鎖國政府,自我斷絕與中國的友善關係,同時也將自絕台灣與世界多數國家的正常貿易之外。國際現實就是全世界9成以上經濟實體都跟中國建交,而與中國建交必然要承認中國版的「一個中國」政策。換言之,9成以上世界經濟實體根本就不可能承認台灣的獨立性,在此現實下蔡英文政府還痴人發夢地迴避與中國建立關係,幻想世界其他國家會不顧自身國家利益幫台灣發聲…騙騙國內選票可以,但國際現實全由實力決定。

當團體裡的老大就是看你不爽、就是針對你時,除非你有本事幹掉老大取而代之,否則你只剩和談或離開團體關門自爽兩條路。

可惜台灣既沒有本事幹掉中國,更沒有關門自爽的本錢。唯一一條活路,卻有一堆自我催眠的假台獨檔著。

因此必然的結果是:世界多數經貿稅務協議,幾乎都沒有台灣的份。台灣商業必須在先天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均較他國沈重的前提下,與其他國家競爭。經濟邏輯上必然發生的,也就是台灣多付出的成本,必須由產品或服務的生產要素來分擔,其中一個躲不掉的生產要素就是「人力成本」。也就是說,台灣在國際競爭之下薪資成長性只會低不會高,甚至會衰減而不會成長!

舉個例子幫助理解:台灣面對的現況就像是大家到夜市擺攤,你赫然發現你是唯一跟夜市場地主人沒有特別關係的局外人,因此你要支付多過其他攤位50%的租金,營業時間也只有人家的一半。試問你的損益平衡點是不是先天就不如人?先別說獲利,光是要損益平衡你的進貨、工資或其他開支就要比別人低。以一個毫無天然資源的島國來說,最能減的不是工資是什麼?

看懂這點,就會發現現今既宣稱天然獨又譴責低薪的年輕人非常可笑,因為他們的政治主張正是造成他們低薪的原因之一。

題外話重溫我在「談談最近的服貿與學運」說過的:

經濟學程度這麼差的教授們,其言論竟然可以騙得一堆大學生來反對馬英九難得做對的一件事?這些象牙塔裡,對真實世界理解其差的意見,也能有這麼大的市場?台灣大學生究竟是有多差?

顯然當時的大學生書念得太差所搞出來的政治活動,現在也是由全體台灣人來自食惡果。
Continue reading 別蠢了,工作簽證限制無法保護弱勢勞工

為什麼納稅人要支付工會主席退休金?

華爾街日報:「Why Do Taxpayers Get the Bill for a Union President’s Pension?

1. 借調教師制度(educator on loan)是美國一個莫名非常的制度:公立學校老師被借調到「私人性質」的教師工會就任時,原本的教師職務不但能保留,一切福利也跟著保留還水漲船高。納稅人不但要支付明明替私人機構工作的被借調者的薪水,甚至還要支付她的退休金?!

2. 文中舉例的Steve Cook原本只是高中助理教師,原本退休應該只有每年$1萬美元的退休金;可是從1993年被借調到教師工會後,不但年資照算,薪資也漲到一年$20萬美金!退休後還能從納稅人領每年$10.5萬的退休金,足足漲了10倍!

3.這樣的制度讓整個密西根州公立學校退休金短缺$290億美元。

4.根據2014年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研究顯示:這種工會借調佔用了公立機構人力3.4百萬小時工時,估計成本高達$1億6千2百萬美元!

5.一支羊扒兩層皮:這種借調制度根本是讓納稅人支付雙倍代價 — 被借調者的薪資要照付,納稅人還要支付代課或代工者的薪資,等於針對一個職位付了兩次錢!

我的心得:

許多經濟學家研究早就指出,工會等左派團體本身除了自肥工會成員(特別是高層)之外,不但對勞工權益一點幫助都沒有,同時還是蠶食納稅人血汗的吸血蟲。他們口中仁義道德、公眾利益喊得震天嘎響,其實存在目的就是透過政治力(也就是利益團體選票)來中飽私囊。而民主制度下的政客多半會妥協原因在於:一者選票,二者反正花的是別人的錢。

這就是本blog長久以來常談的「貪汙制度化」。
Continue reading 為什麼納稅人要支付工會主席退休金?

With enough "philosophy," you can justify anything, including price controls or governmental supports.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