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民主,我沒這麼樂觀

就如我在「經濟學基礎第四講–自私的假設(中)」一文中提到:

“…有些時候獲取訊息的成本過高,效益過低,那人就會理性且自私地選擇無知。
例如物理學要有趣,你得知道得多一點;但是要學到能理解相對論、量子力學,你得走很長一段路。對多數人而言,理解相對論或量子力學本身沒有太多效益,因為多數人都不懂也不想懂這些艱深的物理學。
同理可證,要理解真實世界的經濟學,本身得下大工夫。我寫這些文章花不少時間與腦汁,讀者要透徹理解也是一樣。而多數人自認閒暇時刻、浪漫時光遠勝於投資這些訊息,也因此我們這種辛辛苦苦寫文章的,往往FB上按贊人數小貓沒兩三隻;那些露個事業線但可能腦袋裝屎的妹,動輒十幾萬人按贊。…”

真實世界太過複雜,專業分工之下不同行業的學問越走越遠,沒有一定的深入,你只能維持在「蠢」的狀態。

這邊題外話插句,為什麼我很愛用「蠢」字。

蠢者,春蟲也,出自詩經,無禮也(古字禮可同理),只像蟲一樣,沒有腦袋只會靠本能亂動。

愚者,隅之心也,意指躲在牆角旮旯鑽牛角尖。

笨者,竹之本也,意指如同竹節一般堅硬而不知變通。

有些不明究理的讀者看到我用「蠢」字就很反彈,其實因為自己不懂此字何意就跳起來,真是蠢也~(一笑)

很多經濟學無知甚或科班訓練出來,程度卻差到不知道教科書哪裡血錯的人,就會被我罵「蠢」。

在我看來,很多人就是經濟學說的 — 因為資訊成本過高所以選擇無知啊!無知就算了,還像蟲一樣愛亂嗆、亂發表意見,一個「蠢」字是貼切形容啊~

至於科班訓練出來卻看不出經濟學教科書錯誤百出的,經濟感受實在太差,我都覺得教育資源放在這種蠢蛋身上真是浪費了。

回到主題,我們光是看有關房價討論、缺電討論,就可以看出來很多人只有偏激的主觀價值在判斷,對於科學性理論完全沒有接受能力與態度。這沒辦法,誰叫我們的教育從小就是充塞一堆價值觀,而從來不教科學精神呢?

科學不是背F=ma或牛頓三大定律,而是要知道這個「力」的概念是怎麼形成、怎麼驗證而在怎樣的侷限條件下具備解釋力啊。

經濟學教育更是失敗到不行。

一個經濟學博士當院長,都還能把單純開放市場讓電價自由浮動即可解決供需問題的事情,搞到現在這麼複雜。你說我們對經濟學教育能期待多少呢?

很多創業過的老闆或菁英非常有經濟感受,但卻被一堆沒有經濟感受的魯蛇大放厥詞搞敵我鬥爭,後者如果真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也不會僅止於魯蛇了。

更荒謬的是一堆魯蛇而不自知魯,把學歷跟能力畫上等號,以為自己學歷高就很有能力,小小住院醫師或國家單位研究助理,一輩子沒創過事業沒管理過人,連經濟獨立自由都還做不到,意見倒是臭氣沖天….蠢!

甚至連同樣領域中也會出現這種無知現象。例如許多西醫根本不懂中醫,卻能對後者大肆批評,蠢!說難聽點,中醫雖低能者眾,西醫自己內部庸醫也不少啊~多少開刀房的事情是不可對外人傳?多少無效治療到現在西醫還不放棄,只因為有錢賺?

在這樣的侷限條件下,我實在很難對民主制度樂觀到哪去。

世界上多少民主國家,成功者只有那麼幾個就是一個證明。

因此為了避免這個國家多數蠢蛋利用民主制度去剝削少數的自由、生命與財產權,我們唯有想辦法刪減政府權力範圍、政府開支額度與政府雇員數量,才能減少政府危害的範疇。

Leave a Reply

9 Comments on "關於民主,我沒這麼樂觀"

Leave a Reply

Ray
Guest

世界上多少民主國家,成功者只有哪麼幾個,那尚界上多少非民主國家,又有多少個成功者?格主前幾天才發的「常見的邏輯錯誤」,自己卻也犯了而不自知?

ecoisvvim
Guest

很多人,想要吃飯、穿衣、睡覺、旅行、上網…,都知道不需要親自下田、織布、伐木、造車、寫程式…。只要專注在自己的專長,然後到市場上與他人交換以上服務或產品,大家就可以互利共贏,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是一旦變成國際交易(國際貿易),腦袋就轉不過來。保護主義、補貼、關稅…,就這麼容易偽裝成保護消費者利益的好東西了。

想要供給充分,就必須擴大自由交易。紐約市 800 萬的人口,不需要自己種田養雞,每天就能有源源不絕的美食湧入這個城市。買得到的供給才是最安全的供給。

ecoisvvimp
Guest

天真到相信政府介入就能讓人人有屋住,還是住在物美價廉的房屋,就如同相信政府介入就可以讓人人都擁有物美價廉的 iPhone 手機一般天真。

如果真的相信政府如此棒棒,那些僅僅是要求居住權是基本人權的人們,未免也太小兒科,應該要求食衣住行育樂醫療…,所有能想得到的服務,通通要求政府供應!

這種極端計劃經濟的失敗往事,不是石器時代的歷史,而是僅距今一代人的不幸經歷。而相信此道的國家,仍在 21 世紀前仆後繼的干預自由市場,不出幾年就讓社會從富裕到貧窮 — 經濟學教育真的是很重要呀!

wpDiscuz